放假通知

数据二十条”公布!数据要素从0-1的阶段如何掘金?

时间:2022-12-21

QQ截图20221020133834.png

数据基础制度建设事关国家发展和安全大局。为加快构建数据基础制度,充分发挥我国海量数据规模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12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又称“数据二十条”),其中提到,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加快发展数据要素市场,做大做强数据要素型企业。提升金融服务水平,引导创业投资企业加大对数据要素型企业的投入力度,鼓励征信机构提供基于企业运营数据等多种数据要素的多样化征信服务,支持实体经济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赋能开展信用融资。探索数据资产入表新模式。

国家工信安全中心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数据要素市场规模为704亿元,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174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5%。

国盛证券表示,资产确认或是开端,数据确权、定价、交易流通等相关规划有望陆续推出,数据产业正经历从0到1的开创期,数据要素正式开启产业化大时代。

我国高度重视数据要素市场建设

我国对于数据的要素化认知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基于对大数据的认知不断深入,随着市场不断发展、技术不断成熟、问题不断解决,理论认知不断提升,最终形成数据要素这一概念。

2014年,“大数据”第一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标志着我国对大数据产业顶层设计的开始。

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式将“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写入公报。

2017年,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数字中国;同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主持“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的第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构建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

2019年10月,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这是中央文件第一次将数据确立为一种生产要素。

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进一步强调数据要素的重要地位,将数据与土地、资本、技术、劳动并列为五大生产要素,明确提出了数据要素市场制度建设的方向和重点改革任务。提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包括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提升社会数据资源价值、加强数据资源整合和安全保护三项具体内容。

2020年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再次提出“加快培育发展数据要素市场,建立数据资源清单管理机制,完善数据权属界定、开放共享、交易流通等标准和措施,发挥社会数据资源价值。”这意味着明确交易规则、建设数据市场已经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要素市场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作出了“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推进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化改革”的战略部署,要求建立数据资源产权、交易流通、跨境传输和安全保护等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推动数据资源开发利用。

2021年12月12日,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在2025年初步建立数据要素市场体系,充分发挥数据要素作用。

2021年12月21日,国务院印发《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对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重点任务及推进步骤,作出了方向性安排和制度性设计。《方案》的出台标志着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进入纵深推进阶段。

2022年4月10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提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建立健全数据安全、权利保护、跨境传输管理、交易流通、开放共享、安全认证等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深入开展数据资源调查,推动数据资源开发利用。

相关政策文件的密集出台,为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在市场中进行配置,提供了政策土壤,也推动了我国大数据产业不断发展,技术不断进步,基础设施不断完善,融合应用不断深入。

ca9253cc0d7c4f08a9928fd59f46b1f2_noop.jpg

此外,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促进数据要素价值释放,各地积极开展探索。例如,广东、江苏等地探索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深圳、天津、贵州等地在数据立法、确权、交易等方面已取得较大进展。(详情可点击阅读《31省市数据要素“十四五”规划重点》

“十四五”期间市场规模超1700亿

数据要素作为新型生产要素,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基础,已快速融入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和社会服务管理等各个环节。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有利于进一步激活数据要素潜能、释放数据要素价值,发挥数据要素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的重要驱动作用。

QQ截图20221020133834.png

从产业链的角度出发,我国数据要素市场可分为数据采集、数据存储、数据加工、数据流通、数据分析、数据应用、生态保障七大模块。这覆盖了数据要素从产生到发生要素作用的全过程。

QQ截图20221020133834.png

其中数据采集、数据存储、数据加工、数据流通、数据分析、生态保障六大模块,主要是数据作为劳动对象,被挖掘出价值和使用价值的阶段:而数据应用模块,主要是指数据作为劳动工具,发挥带动作用的阶段。

QQ截图20221020133834.png

当前,我国数据要素市场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十三五”期间,我国各要素市场规模实现不同程度的增长,以数据采集、数据储存、数据加工、数据流通等环节为核心的数据要素市场增长尤为迅速。

据国家工信安全中心测算数据,2020年我国数据要素市场规模达到545亿元6,“十三五”期间市场规模复合增速超过30%;“十四五”期间,这一数值将突破1749亿元,整体上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数据要素从0-1的阶段如何掘金?

业内人士认为,数据要素的市场化进入到了具体落地阶段。“数据二十条”是国家出台首个把数据要素上升到社会生产要素顶层制度文件,具有深远的历史开创意义。数据要素有望成为数字经济时代下的“新土地”,将在未来现代化产业体系转型的过程中扮演最底层的驱动角色。

与此同时,在政策引导下,各地陆续成立数据交易机构。根据CIC工信安全统计数据,截至2022年8月,全国已成立44家数据交易机构。部分数据交易中心有上市公司参股,且绝大多数上市公司股东本身具备一定IT基础设施集成、数据管理平台建设等能力,可在数据交易所建设过程中提供技术支持。例如,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万达信息等7家上市公司参股了上海数据交易所有限公司;广电运通参股了广州数据交易有限公司;华扬联众则连续参股了山东、安徽、上海等地的数据交易机构。

机构认为,受益于法规标准持续完善以及生态持续扩容,数据要素产业将迎来快速发展期。

中金公司分析,随着企业及社会数字化转型不断深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资料的地位进一步明确,伴随着近期政策密集释放,相关建设进程有望提速。数据产业链包括存储、分析、流通、运维与安全五大核心环节,包括作为关键技术提供者的相关软件厂商、国内IT运维头部厂商等数据产业链关键环节龙头公司有望受益。

华西证券则表示,在政策、生态、市场等多重驱动下,数据交易有望成为数据要素产业未来发展的核心增长极,数据采集、数据存储、数据流通等环节有望受益。

财通证券认为,未来,数据产权界定、数据流通和交易、数据要素收益分配、公共数据授权使用、数据交易场所建设、数据治理等主要领域关键环节的政策及标准还需持续完善,数据安全、安全监管、防范数据流通交易风险可能成为产业早期加速发展的重中之重。

安信证券认为,数据要素赛道已有三条扎实的掘金主线:

主线一:政务大数据系统建设和应用。政务和公共数据相比于企业、个人数据,开发价值高、可控程度高,有望成为最先实现要素价值化变现的方向。

主线二:数据安全和加密企业。数据安全和加密有望成为数据要素流通变现中的重要基础设施。商用密码行业在密评+国密改造的政策驱动下处于景气度上行周期,若叠加数据要素的建设需求,有望迎来戴维斯双击。

主线三:参与数据交易所的企业。数据交易所是数据流通交易的重要环节,目前全国各省市陆续在建设相关的数据交易所,上海、深圳的数据交易所于近期相继落地,北京数据交易所正在筹建,相关参股企业有望受益。

东兴证券指出,总体来看,当前数据要素市场建设较为初期,短期的发展机遇主要在产业基础设施上,中长期随着市场完善逐步利好数据资源方,因此归纳了三条投资路径:

1)具备数据规模优势或具备特色数据的企业。未来数据可作为一种资产创造收入后,数据资源丰富或具备特色独占性数据的企业将成为最直接的受益者,在该逻辑下用户体量和数据规模占优的头部互联网公司以及金融、通信、能源等领域的国企央企将明显受益,同时细分领域具备数据优势的公司航天宏图、中科星图、科大讯飞、四维图新等公司也将有所受益;

2)数字要素基础设施环节相关企业。一般企业数据基础设施主要包括算力、存储、网络等,在此逻辑下易华录、星环科技、三维天地等公司将明显受益。对于安全性要求较高的数据,“国资云”是存储应用政务等敏感数据的关键技术,在此逻辑下太极股份等公司将受益于行业发展。

3)作为保障的数据安全企业。数据安全是数据市场建设过程中的基础和重要保障,该角度下卫士通、深信服、安恒信息等公司预期将深度受益。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数据要素的发展还是处于0-1的阶段,因此脱离基本面的板块炒作不绝于耳。如今数据要素市场处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中,凡是跳过这个过程直接宣称有数据要素产品的公司都值得警惕。